河北排列7走势图预测|河北排列7走势图连线
 找回密碼
 注冊

幻想文學院

搜索
熱門:
查看: 71|回復: 9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夢弦外傳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1#
雨の旋律 發表于 19-4-2 10:09:56 | 只看該作者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第一卷、玥與月蓓

第一章、弱小

“什么?”組織鋼琴比賽選手的相關工作人員的女孩不可置信的轉過身看向站在自己面前要填寫入選比賽資料的怡雪。那個女孩不由得勾起一絲嘲弄,隨手拿起了手中的填寫表,在怡雪面前揮來揮去,道:“你也想參加比賽?”
女孩帶著嘲弄氣息的冷酷聲音刺痛著怡雪,怡雪低下了頭,不敢說什么,沒有反駁。
“哎呀呀,真是少見。那個只能躲在角落里的怡雪居然要參加鋼琴比賽。”女孩瞇起眼睛俯視怡雪,不屑地藐視。“哎喲,真是令人期待呀。說不準會表演出什么令人吃驚的事情呢。你們說對不對?”女孩揮著手中的填寫表,視線有意識的閃過怡雪,直接看向了站在怡雪后排的學生。
“哈哈哈…………”這一幕固然是很有趣的,怡雪就好像是強者手中玩弄著的小丑,逗得其他的同學哄堂大笑。
怡雪的頭隨其越來越底,淚珠子在眼眶里打轉,卻一直沒敢落下。
“喂喂喂,不要參加的話就別擋著我呀。”在怡雪后面的學生一邊不耐煩地說,一邊用手臂將怡雪推出隊伍。怡雪一下子就被推了出來,因為沒有防備,一下子就被推倒在地。而罪魁禍首也只是若無其事的哼著歌,好像再說:跟我沒關系,跟我沒關系,你活該,你活該。
“切。”在一旁的女孩子冷冷地掃了怡雪一眼,一臉不屑。“裝什么裝,你以為你是林黛玉啊,矯情。”
“哎呀哎呀,這位同學你怎么能這樣呢。人家怡雪同學就是矯情嘛,就是比林黛玉,還林黛玉。”
“哈哈哈哈。”
這樣一鬧,在場的同學都不由指著怡雪笑開了花。怡雪則是顫抖著躺在地上,不知道該怎么辦。
“喂,林黛玉,要不要我扶你啊?”其中一個女孩子蹲在怡雪面前,傲慢地看著怡雪,伸出了雙手。“…………”怡雪顫抖著止住自己的淚水,好不容易才抬起了頭。她看著女孩伸出的手,強忍出一個含淚的微笑。
顫抖的手吃力地向那個女孩伸去,怡雪的手要落在那個女孩手上的那瞬間,女孩收回了手。
“!”怡雪不由得重心不穩,本來就半癱在地上的身子,一下子又重力癱倒下來。
“哈哈哈,瞧你那可憐樣。本小姐的手是你隨便碰的么?”那個女孩一邊放聲大笑,一邊站了起來。而在一旁的人也忍不住跟著笑。
“唔。”淚水如噴泉一般地涌了出來,怡雪踉踉蹌蹌地站了起來。模糊地視線掃了最后那兒一眼,終于忍不住轉身跑開。
在跑開時,怡雪還聽見背后傳來的笑聲
------------------------------------------------------------------------------------------------
------------------------------------------------------------------------------
--------------------------------------------------------
怡雪一口氣跑到了頂樓,她一邊喘氣一邊哭泣,全身無力。
盡管是告訴自己要堅強,但還是沒有辦法阻止淚水的放任。這樣弱小的自己,真的能變得堅強嗎?
“唔。”怡雪抬起頭,淚水刷刷地隨著眼角劃過臉頰。
天,好藍啊,一眼看去,藍藍的一片,沒有其他的顏色了,這樣的天空真的不會孤單嗎?

沙發 2#
 樓主| 雨の旋律 發表于 19-4-2 10:10:20 | 只看該作者
第二章、藍天不會孤單,你的淚水陪伴。

“自然是不會孤單了。”
“!”怡雪剛剛忽然聽到了一陣細小的聲音,怡雪反射性的看向四周,卻始終找不到說話的人。“我在這。”
“!”怡雪忽然眼前一晃,緊接著就是一陣帶著淡紅氣息的風,忽隱忽現的閃現出一個嬌小而散現光芒的身影。
“它還有太陽陪著。”眼角略帶著一種摸不透的憂傷,銀白色的秀發像是無數縷月光似地凌亂地散著。盡管是如此嬌小,仍是無法忽略她特有的王者氣息。
“你,是?”怡雪眼角的淚因驚訝停止了流動。而剛剛的落淚,使得說話的聲音略帶鼻音,臉上浮動著紅暈。
“月蓓。”自稱月蓓的“精靈”輕輕地吐出幾個字,她直視著怡雪,忽然,暖暖地沖她微笑了一下。“我是你的,守護者。”
月蓓暖暖的微笑像是帶著滿滿的陽光,隨著陽臺吹來的清勁風挽起了怡雪墨紫墨紫的發。陽光滿滿地包圍著怡雪,怡雪驚訝地凝視著月蓓。
月蓓淺淺微笑著的話語,緩緩飛到了怡雪耳旁。
怡雪聽到了耳畔旁月蓓傳出的聲音,月蓓,說的那一句話,那一句,
“哭了,就不好看了。”
哭了,就不好看了。
哭了,
哭了,
就不好看了。
就不好看了。
不好看了。
不好看了。
“嗬——”
怡雪的心里一直回蕩著月蓓的那句話。像是因微風吹起的波紋,一圈一圈地,回蕩在怡雪內心。有種暖暖的憂傷,暖暖的。
怡雪回過了眸,看向月蓓。月蓓見怡雪看向這里,回了個堅定的笑顏。
“謝謝你。”怡雪笑著對月蓓說。
“哭了,真的會不好看。我一直都知道。”怡雪笑著笑著,淚水順著臉頰再次滑落了下來。“只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愿意告訴我。盡管我,”一顆顆淚水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像是有著傷痕的優質珍珠。那個傷痕在珍珠上,去不掉。“盡管我一直是知道的,但我還是希望有人說給我聽啊!”
怡雪已經按壓不住內心的情緒,此時的她不知道自己是開心還是難過。她只是很想哭很想哭,很想很想哭出帶有溫度的淚水。
“…………”月蓓愣住了,時間再一次靜止了,月蓓一直看著含笑哭泣的女孩——怡雪。而怡雪,則是一直靜靜地抽泣。靜靜的。
----------------------------------------------------------------------------------------------
--------------------------------------------------------------------------
---------------------------------------------------------
頂樓里,風,依舊輕輕地吹過。
吹散了凝固在空氣里的淚水,挽起了哭泣女孩墨紫色的發,輕撫著停在女孩肩上的守護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板凳 3#
 樓主| 雨の旋律 發表于 19-4-2 10:10:43 | 只看該作者
第三章、

“月蓓。。”怡雪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嗯?”感覺到怡雪停下,月蓓也停止了前進,她懸在半空中,不解的看向怡雪。
“我——我——”碰觸到月蓓眼光,怡雪一下子就語塞了。
“…………”月蓓懸在半空,看著此時的怡雪。
潤白的小臉蛋被憋得紅紅的,因為緊張額頭一直冒著汗,顫抖的雙手緊緊地抓住胸前的領口,不時瞄一眼月蓓,接觸到月蓓的目光又不安地把頭別向其他地方。
“…………”月蓓無奈地搖了搖頭,飛到了怡雪面前。“怎么了?”
“唔。”月蓓這么一問,怡雪就急了。張了張口,又不知道說什么。“我——我——”
“你很緊張?”月蓓見怡雪這樣,無奈地皺起了眉頭。
“嗯。”被理解的怡雪不由得歡喜起來,一個勁地點頭。“因為,我——”怡雪回憶起在參賽申請室里的事情,不由得顫抖起來。組織鋼琴比賽選手的相關工作人員恐怖的邪笑,同校人的無情與嘲笑以及捉弄她女孩勝利的作弄,等等等等。
回憶起揪心的往事,怡雪的淚水再次涌了上來,身子不住地抖動著,想說什么卻什么也說不了,只是一直說:“我——我——我——”
“…………”月蓓看怡雪這樣子,無奈地搖了搖頭,道:“你害怕?”
“嗯。”怡雪抬起頭看向月蓓的時候已經是眼淚模糊了,被理解的怡雪很放松地點了點頭。
“所以,你想放棄?”月蓓說到這的時候,皺起了眉頭,眼神直勾勾地看向怡雪。
“不,不想,但是,不是,我,不的,我……”怡雪被月蓓這么一問,頓時不知道說什么。心里有什么東西壓著。
她真的,不想放棄,但是,她也是真的,怕啊!
“所以,你想躲避?”月蓓眉頭皺的更深了,眼睛銳利地看著怡雪,眼神透露出一種逼迫感。
怡雪看著月蓓,不由得心里一慌。不忍別過頭,不去看月蓓的眼睛,只是仍感覺到壓迫,心里虛虛的。
這樣的僵局一直維持了很久,怡雪還是不敢去直視月蓓的眼睛,也一直沒敢說話。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月蓓,因為無論怎么回答,都只能說明她在閃躲。她不想閃躲,不想意識到自己在閃躲,所以,她沉默了。
但是她不知道,她這個樣子,也是再閃躲。
--------------------------------------------------------------------------------------------
----------------------------------------------------------------------------
----------------------------------------------------------
頂樓的風,可能太過柔情,觸痛了那個女孩的心。
凝固在守護者和女孩之間的語言和無奈,和著氣壓一起,撞擊著那個女孩,以及守護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馬扎 4#
 樓主| 雨の旋律 發表于 19-4-2 10:11:06 | 只看該作者
第四章、別逃避,你勇氣之后的代價,我來承擔。

好一會兒過去了。
“怡雪。”
月蓓輕呼怡雪的名字,打破了維持已久的僵局。
“嗯。”怡雪輕聲回應,還是沒去看月蓓的眼睛。
“走吧。”月蓓輕輕地說:“去申請參賽。”
“…………”怡雪聽到月蓓這句話,不由得沉默了。
“別再閃躲了。”面對怡雪的沉默,月蓓的聲音輕輕地拂過。
“…………”怡雪仍保持著沉默,她真的沒有那個勇氣。
“怡雪。”月蓓再次輕呼怡雪的名字。
“嗯。”怡雪輕聲的回應,仍沒有看向月蓓的眼睛。
“走吧。”月蓓再次輕聲說道:“去申請參賽。”
“…………”月蓓的再次提議,讓怡雪心里帶有愧意,但她仍選擇保持了沉默。
“別在逃避了。再說,”月蓓說道這里的時候停頓了一下,聲音輕柔地拂過怡雪的臉頰,使得怡雪忍不住回頭看向月蓓。
“再說了,還有我陪著你。”月蓓沖著看向這的怡雪暖暖地微笑。周圍的空氣似乎也染上了月蓓微笑的溫暖,隨著風吹到了怡雪心里,溫和地拂起怡雪墨紫色的秀發。
“嗬。”月蓓的微笑再次讓時間凝固了,怡雪再次被月蓓的微笑吸引了。月蓓的微笑似乎有給人溫暖的力量,像是綻放燦爛的太陽,她呆呆的看著月蓓。
“怡雪。”
月蓓第三次輕呼怡雪的名字。
“嗯?”怡雪半響才反應過來,疑惑的看向月蓓。
“走吧。”月蓓再次輕聲說道:“去申請參賽。”
“…………”怡雪愣了一下,眼神漸漸暗淡下去,只是,
“好。你要陪我一起去哦。”怡雪再次抬起頭,自信地微笑燦爛地綻放。月蓓驚訝地看向精神充沛的怡雪,隨之滿意地淺淺一笑:“當然。”
-------------------------------------------------------------------------------------------
-----------------------------------------------------------------------------
------------------------------------------------------------
斜陽里的軟風,如此柔情。輕輕地挽著頂樓上那個燦爛地微笑的女孩的發絲。
女孩前面的守護者凌亂的銀發像是一縷縷散落著的月光,和著柔風一起,散落在那個女孩的身上。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草席 5#
 樓主| 雨の旋律 發表于 19-4-2 10:11:34 | 只看該作者
第五章、請打開那扇門

鋼琴參賽申請室門前,怡雪忍不住停下了腳步。透過申請室的玻璃門,怡雪不安地望著申請比賽柜臺的那位工作人員。
月蓓順著怡雪的目光看向了那位女孩。
一件純白色的學生會會員服裝,格子披肩上一卷深黃的大波浪發。格子短裙下沒有規定要穿的長襪,直下來是一雙俏皮可愛的粉色鞋子。
蘭花指總沒個著點,不安分的指來指去。撲大撲大的眼睛帶著一絲玩味,嘴角總是微妙的上翹,笑容里總摻合著令人心里發毛的虛假。
“嘶。”月蓓見那工作人員不得皺起了眉頭,一臉厭惡。
“唔。”怡雪無助的看向月蓓,月蓓看著怡雪,皺起了眉頭,指向那位女孩:“她是誰?”
“月蓓,快放下手,別用手指著她,被發現就糟糕了。”怡雪見月蓓這般舉動,一下急了。
月蓓見怡雪如此,不由得皺起眉頭。大概是因為氣怡雪的懦弱,月蓓氣不打一處,不過還是聽怡雪的,把手放了下來。
“你真的那么怕她?”月蓓轉過頭看向怡雪,皺起月眉。因為月蓓本身帶著的王者氣息,本來就有壓迫感,現在又皺起眉頭,怡雪感覺自己好像犯了什么罪行,惹怒了月蓓大人。月蓓的提問更像是定罪。
“不知道,只是,就是怕。”怡雪低下了頭,聲音越來越小,畏畏縮縮的。不單是害怕別那個女孩聽見,更是害怕說錯了什么,讓月蓓生氣了。
“………”見怡雪這幅樣子,月蓓又氣又恨又無奈,淡淡地看了一眼怡雪,就把視線移到別處,也沒說什么。這能讓她怎么辦?月蓓按了按太陽穴。在片刻思想過后,月蓓深深地嘆了口氣。說道:“好了,快去報名。”月蓓說著,就準備進去。
“誒,別——”怡雪抬起頭,張了張嘴,要說什么,只是說到一半,又停住了。怡雪伸向月蓓的手也停留在半空,沒有敢向月蓓伸去,也不知道怎么把手收回來。
“?”月蓓回過頭看向一副欲言又止的怡雪,示意她說下去。
“…………額,我——”遇到月蓓直視的眼睛,怡雪不知道是被嚇到了還是什么,話就像是卡在了喉道里,說也說不出來,咽也咽不下去。斷斷續續地說出幾個奇怪的詞:“你…不是地球人…會飛……嚇到人。”
“………”月蓓無奈地看著因為接受到自己的直視而結巴的怡雪。 道:“她們看到我確實會被嚇到,引起不必要的混亂。但是,我這樣飛過去也沒關系,她們看不到我。”月蓓快速地消化了怡雪的“造句游戲”,同時做出了關鍵簡潔的解釋。
“嗯。她們不會被嚇到就沒事了。。”怡雪安心的點了點頭,下一秒,臉蛋又因為自己剛剛說的后面一句話而羞得通紅,怡雪不由得垂下了腦袋,看向自己的腳。
月蓓看了怡雪一眼,無奈地搖了搖頭,怡雪真的很羞澀呀。
“怡雪,走了。”月蓓飛到怡雪面前,道:“去報名,時間不夠了。”
“嗯。”怡雪抬起頭,稍微恢復了那么點自信。
-------------------------------------------------------------------------------------
--------------------------------------------------------------------
------------------------------------------------------
在斜陽染紅的天空下,在教學樓的參賽申請室的那道玻璃門倒映著一個女孩和一個守護者的容顏。
女孩握緊了手,做了決心似地將顫抖的右手放在美麗又容易破碎的玻璃門上,將它輕輕地推開了。是的,女孩終于鼓起勇氣推開了參賽申請室的門。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地板 6#
 樓主| 雨の旋律 發表于 19-4-28 10:46:04 | 只看該作者
第六章 不止有我保護你
“喲喲喲,你又來了呀。我以為,你已經受到教訓了呢。”那個邁著傲慢地步子一扭一扭地走向怡雪的,手中的單子被她的蘭花指夾住,還一甩一甩的那個女孩,名字叫何雨荷。是校長妹妹的侄女,通關系加入了學生會,是這次擔任組織鋼琴比賽選手的相關工作人員。就是之前欺負怡雪的人物。
“看樣子,我還是太高估你的直覺性了。”雨荷用挑撥又傲慢的語調說著侮辱怡雪的話,又
不屑地掃了怡雪一眼。
“唔。”怡雪見雨荷向這邊走來,心跳因為緊張而劇烈加速,怡雪抹了抹額頭冒出的冷汗。
見到怡雪恐懼的反應,雨荷滿意地彎起了嘴角。帶著嘲諷怡雪的冷笑,雨荷著邁著步子,向怡雪逼近。
怡雪頓時兩眼空洞,踉踉蹌蹌地往后退一步,還差點兒摔跤。手和腳因為恐懼而顫抖不止。
雨荷每靠近一步,怡雪就緊張地后退一步。
雨荷忽然停下了前進,
“!”
怡雪見雨荷停下,本來要后退的腳因為反差而忽然停下,等怡雪反應過來,腳就已經落在空氣上,撲了個空。怡雪不由得失去了平衡,一個蹣跚,身子迅速地向后斜倒。
月蓓的眼角瞄見了滿意地看著怡雪摔倒的雨荷,不由得握緊了手,心里浮起一絲怒火。
“啊阿。”
“!”
怡雪因恐懼而顫抖的聲音不由得讓月蓓回眸,見到怡雪傾倒,沒多想就要啟動魔法營救。
“!”
雨荷和月蓓驚訝地回頭,看向在千鈞一發的時刻,將怡雪穩穩的抱住的女孩。
“真險。”
瀑布般亮麗的黑發隨著風飄起,黑色西裝套在女孩的肩上,淡然而堅定的眼神閃著有些暗淡的光。
女孩穩穩地著落在地面上,將怡雪放在地上。
“會長?”雨荷有些吃驚得看著來者。
“你在質疑我的身份?”凝鈺冷冷地回眸,語氣里透著不屑。剛剛那一幕,她可是看得很清楚。
“沒有。”凝鈺不屑的眼神,令雨荷心生恨意,惱怒地握緊了拳頭。但還是一臉恭恭敬敬樣子,沒有露出任何的不滿。
“但我在質疑你的身份。”凝鈺抬起了眸子,用銳利的眼光直直地掃向雨荷,甩了甩如瀑布般亮麗的黑發,邁著步子,走向雨荷:“作為組織這次重要鋼琴比賽選手的相關工作人員,你似乎還沒任何覺悟。”
“不,沒有,會長,沒有這回事。我很認真的在做登記。你可以問問他們的。”聽到凝鈺的后一段話,雨荷緊張的擺擺手,立即作出否認。生怕凝鈺將自己貶出學生會。
“哦,是這樣嗎?”凝鈺挑挑眉,轉過頭,將視線移到怡雪身上:“是來找雨荷申請參加鋼琴比賽的么?”
“…是,是的。是鋼琴這個項目。”接觸到凝鈺的目光,怡雪膽怯的垂下頭,小聲說道。
“呵。”凝鈺轉過眸子,冷冷地將視線掃向雨荷:“你給她申請過了?我看是沒有。”刻薄的語氣里帶著嘲諷,凝鈺冷冷地看著被自己逼問得不知所措的雨荷。
“我……我……”雨荷頓時不知道說什么,心里打著算盤,最后說:“抱歉會長,我這就給她做申請登記。”現在這個時候還是道歉的好,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凝鈺,你給我等著。早晚有一天,受這樣威脅的人將是你未來遇到的某一個事件。
“喂,過來登記啊。”雨荷將火都撒在了怡雪身上,她好聲沒好氣地說道,語氣里透著某種不甘心和不耐煩。
-------------------------------------------------------------------------
------------------------------------------------------------
----------------------------------------
凝鈺,你給我等著。早晚有一天,受這樣威脅的人將是你未來遇到的某一個事件。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站票 7#
 樓主| 雨の旋律 發表于 19-4-28 10:46:22 | 只看該作者
第七章、填寫

“哦哦哦。”怡雪木愣愣地點點頭,接過雨荷遞來的填寫表和筆,轉身走到柜臺前準備填寫。
“嗯,也該休息了。”凝鈺望了望外面的天,夕陽已經染紅了最后的幾朵云,閃出些淡紅淡紅而又微弱的光。凝鈺最后看了一眼參賽申請室,轉身走到玻璃門前,準備離開:“明天下午把報名單送到我那去。”
“是的。會長。”雨荷恭敬地點了點頭,行了個隊禮。“會長再見。”
“嗯。”凝鈺推開了玻璃門,
“會長,那個,”在凝鈺要離開之際,怡雪轉過身,視線對上凝鈺的那瞬間又膽怯的移到別處。最后鼓起勇氣地說:“謝謝。”
“……”凝鈺靜靜地看了怡雪一眼,隨后又轉過了眸子,推開了玻璃門:“不用謝。”凝鈺縱身離開了參賽申請室,嘴角勾起一抹淺笑。
月蓓若有所思地看著凝鈺離去的背影,沉思了許久。
“喂,我先回去了。”回想起凝鈺來到參賽申請室而引發的時間,就氣不打一處來,雨荷不悅的先怡雪吼道。轉過身,離開了參賽申請室。
“哦。再見。”怡雪方才聽到雨荷的話,木愣愣地轉過身,對著已經離開很遠的,雨荷的背影說道。
見雨荷走遠了,月蓓飛到怡雪面前的柜臺上,悠悠地說:“雨荷都走遠了,你說再見,她聽不到的。”
“…嗯,呵,呵。”怡雪抬起頭尷尬地笑笑,繼續填寫報名單。月蓓則是坐在柜臺上發呆,眼角不經意的瞄過怡雪填寫的報名表,不由得聯想起剛剛幫助過怡雪的凝鈺。怡雪和雨荷似乎叫她會長。“怡雪,那個女孩是什么身份?”
“嗯?哪個?”怡雪一邊認真地填寫著表格,一邊問。
“那位會長。”月蓓道。
“哦。你說會長呀。”怡雪放下了手中的筆,抬起頭看向月蓓,一臉敬佩的說道:“她是學生會的會長哦,是學生會中最有實力的干部。辦事效率超級好的,可以說三分之一的學校是她撐起來的。始終有一種讓人仰視的氣質,話又很少,所以很難和她做朋友啦。”怡雪一邊說一邊揮動著手比劃著,一臉憧憬的樣子,好像再講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哦。”月蓓輕呼道:“她叫什么?”怡雪說來說去都還沒有提到會長的名字,月蓓只能挑明著問。
“不知道。”
面對怡雪這個十分干脆利落的回答,月蓓無言地沉下了臉。又抬頭看了看不好意思地干笑的怡雪。“真的是……”真的是令我無奈啊,月蓓無奈地搖了搖頭。
------------------------------------------------------------------------------
----------------------------------------------------------------
----------------------------------------------
斜下的一片陽光,暖暖地透過參賽申請室的玻璃門,灑在柜臺前苦笑的女孩,無奈的守護者的心間。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蹲票 8#
 樓主| 雨の旋律 發表于 19-4-28 10:46:40 | 只看該作者
第八章、還有你來幫我擦眼淚
“哈,填寫完了。”怡雪帶著滿意的笑站起了身,回過頭把填寫表放在柜面上的參賽單上。“月蓓,我們可以回家了哦。”怡雪滿滿自信的微笑讓月蓓也勾起了唇角。“嗯,走吧。”
怡雪走到玻璃門前,不由得想起之前來的時候,怡雪嘴角勾起一抹無奈的淺笑,搖了搖頭,推開了玻璃門。
“怎么了?”月蓓第一次見到怡雪這樣微妙的表情,不由得問。
“沒什么,月蓓,”怡雪的手依附在玻璃門上,靜靜地看著腳下的地板,眼里透著一種莫名的柔情和憂傷:“謝謝你。”
“……”月蓓沉默著,靜靜地看著怡雪。
“我很懦弱吧,”怡雪緩緩抬起頭,看著淡紅色的天空,輕輕地說:“真的,謝謝你,月蓓。”怡雪轉過眸子,看向月蓓,眼神里帶著憂傷而又帶著些柔情:“幫助那么懦弱的我,謝謝。我,”“我,這樣懦弱的我,從沒想到,,”
怡雪咽了一口氣,像下了很大的決心,抬起淚水朦朧的雙眼,對著月蓓,努力地,說道:“從沒想到會有人愿意幫助,這樣的我!”
“!”
風,吹起月蓓如月光般閃耀的銀發。因為怡雪的對白而驚訝的她,凝視著淚流滿面的怡雪。或許,她真的沒想到,怡雪,會說出這樣的話。她一直以為怡雪,是懦弱的。但是,現在的怡雪,究竟是這么樣的堅強?
那么愛哭的怡雪,笨到不會反擊的怡雪,直視別人眼睛就會緊張的怡雪,受人欺負也只會哭的怡雪,現在,在說著,成熟的話?
果然是沒有選錯人么?
月蓓不由得勾起一絲淺笑,啟唇說道:“是啊,真的很懦弱。但是,”月蓓停頓了一下,望了望天,說道:“那有什么辦法呢,我可是,你的守護者呀。”月蓓微笑著,輕聲說:“守護你,保護你,幫助你。永遠,不離不棄。一直到‘那一個時刻’到來。”
“!”
墨紫的發沾上了怡雪的淚珠,怡雪木愣愣地看著月蓓,不可置信。
“真的嗎?”怡雪小心翼翼地問,一串串淚水順著臉頰落下。
“真的。”月蓓飛到怡雪面前,輕輕地用手抹去怡雪的淚,眼里閃爍著柔情:“永遠,不離不棄。”
“嗯。”怡雪安心地點了點頭,心里劃過劃過一絲溫暖。
----------------------------------------------------------------------------------------
-----------------------------------------------------------------------
-------------------------------------------------------
“那,怡雪,別哭了,好嗎?”玻璃門旁,如月光般閃爍的銀發守護者寵溺地對著墨紫發女孩說道。
“不要。”墨紫發女孩任性地嘟起了嘴:“再說了,”女孩的墨紫長發隨風飄逸著,女孩勾起了暖暖的微笑,繼續說道:“就算我哭了,有月蓓幫我擦眼淚呀……”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掛票 9#
 樓主| 雨の旋律 發表于 19-4-28 10:46:57 | 只看該作者
第九章、小梳子也有歷史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夜色朦朧了。
月亮懸掛在天邊,光分外柔情地灑在在黑夜里行走的女孩和守護者身上。
“到了。”怡雪停下了腳步,停在了一棟小房子面前。轉過身對月蓓說道:“這就是我的家。”
“哦……”月蓓細細打量著眼前的小房子,良久后,說道:“很溫馨的小房子。”
“可能吧。”怡雪垂下了眼幕,風溫和地將她的發絲纏繞,小心翼翼地順著她的指尖流過。憂傷滴綴在長長的睫毛上方,默默地扭動指尖的鑰匙,打開了門。
“咔。”
門發出小聲的呻吟,月光透過空隙偷偷地溜了進去,瞧瞧隱蔽在黑暗的小屋里。怡雪開了燈,小屋子一下子就盛滿了光,代替了微弱的月光,越過門檻,散發到房子外的小院子去了。
“進來吧。”
怡雪帶著月蓓跨進了門檻里面盛滿光的小屋子里,隨手關上了門。外面的月光透過縫隙偷瞄著里面的兩個人影,里面的燈光鉆過縫隙跑到外面玩去了。
“怡雪的家?”月蓓注視著這個粉白粉白溫馨的小世界。里面的裝修和設備不帶著奢侈的拘束,也不見窮苦的酸辛,不華麗,也不寒酸。半些華麗,襯托著樸素。溫馨。“誰裝修的?”
“我爸爸。”怡雪從冰箱里拿出兩瓶牛奶,將它們放在月蓓面前的桌子上。拆開一瓶,遞給月蓓,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很厲害吧?”
“嗯。”月蓓賞識地點了點頭,抱住怡雪遞來的牛奶(月蓓太小了,拿不動牛奶,只能抱。),飛到桌子上,抓著牛奶瓶上的管子,吸了一口。“家里只有你一個人么?”月蓓進來的時候就注意到了一點,這個溫馨的小房子里面空蕩蕩的,除了怡雪沒有任何人類。
“嗯……”客廳透出的光散落著,照亮了小屋子里其他地方的黑暗,穿過走廊。左右兩旁房間的門是半開著的,只是光已經到達不到那個彼岸,空空的房間里面是無底的黑。怡雪垂下頭,視線落在了純色的牛奶上,默默不語。
月蓓意識到自己說錯了什么,看了看怡雪失落的臉,啟唇道:“抱歉。”
“放心。”怡雪抹了抹眼角的小水珠,抬起頭,撐起一個苦苦的微笑:“我沒事的……”
“………”燈光下,月蓓的影子凝固在玻璃制作的桌子上,尷尬的氣氛令人感覺到窒息。月蓓一直凝視著怡雪,半響,閉了閉眼,說道:“別笑了,一點也不好看。”
“唔。”語音剛落,怡雪就壓抑不住心底里的情緒,淚水像是得到解脫的野馬,爭先恐后的,一下子都跑了出來。淚水隨著怡雪憋得通紅的臉頰,一滴滴的融化在純白色的牛奶里。
牛奶,因此也變得盛滿憂傷的白色湖泊。
-------------------------------------------------------------------------------------
-------------------------------------------------------------------------
------------------------------------------------------------
燈光下,守護者的銀發還是如此的耀眼,像是在光明世界里的月亮。她一直靜靜地看著對面哭泣的女孩,她感覺到無奈與擔憂。只是除了靜靜地看著她,守護者不知道如何表示自己的心情,如何安慰女孩。
在無盡的沉默之后,守護者輕輕地拂過一句話。“對不起。”還是讓你哭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地下 10#
 樓主| 雨の旋律 發表于 19-4-28 10:47:25 | 只看該作者
第十章、我猜得到你的憂傷
第二天凌晨五點二十五分。
垂落的眼幕慢慢地睜開,陽光已經透過窗戶折射過來,暖暖的。凌晨的風,是柔和而清涼的。月蓓站起了身,輕輕點了點腳尖,輕盈的身體躍到了上空。風卷起月蓓月光似閃耀的銀發,纏繞著不去。
“怡雪?”月蓓點點腳尖,劃過身邊清涼清涼的氣流,飛躍到怡雪旁。腳尖點落在怡雪旁的棉枕,銀發隨之小心翼翼的披落了下來。
“………”怡雪睜開了雙眼,視線也不知該著落在什么地方,空洞的一直停留在天花板上。許久,怡雪坐直了身子,因為悲傷而疲倦的雙眼失去了太多活力,明明無法睡去了,卻如此疲憊。“月蓓,你也醒了……”
“嗯。”隨著怡雪起身帶動的氣流,月蓓點點腳尖,輕盈的身體劃過風留下來的痕跡,停掛在怡雪旁。銀色的發絲隨著躍起的風搖曳著,像是飄揚著的絲絲月光,月蓓啟唇道:“現在就上學么?”
“嗯——先到外面走走,等下。我洗漱下。”怡雪緩緩地滑下了床,嬌小的手把薄薄的被子掀起,卷起了一縷風。手又柔放了下來,小心翼翼地將被子對角重疊,移放到了床的上方。
怡雪隨手抄起了一把小小的木質梳子,輕聲端坐在化妝臺的鏡子前。松了松手,將絲絲墨紫的秀發散落下來,指尖輕輕地觸碰著秀發。透過光亮的鏡子,月蓓懷念又無奈的樣子倒映在了怡雪旁,怡雪看著鏡子里的月蓓,淺淺地笑了笑,回眸對月蓓笑笑說:“你也要梳梳頭嗎?”
“……?”聞言,月蓓即是驚訝又是疑問。呆住了好一會兒,月蓓緩緩垂下了眼眸,淡淡的憂傷凝聚在玻璃鏡子上。她輕輕的嘆了口氣,無奈又惋惜。閉了閉眼,月蓓輕輕地搖了搖頭,微微的抬眸:“嗯。”
月蓓點點腳尖,輕輕地飛躍到了小小的化妝臺前,銀色的頭發倒映在光滑的鏡子上,閃爍著,和月一般的光芒。
“………”月蓓緩緩垂下了眼眸,淡淡地凝望著鏡子里面的銀發,忘記了一旁驚訝的怡雪,緩緩的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停留在鏡子上,撫摸著鏡子里根本無法撫摸到的銀發。眼底里,一陣陣的憂傷和思念,以及,揪心的無奈。
“月蓓?”怡雪見月蓓如此,不知道怎么的,似乎也被月蓓的憂傷感染,心里也浮起一陣酸辛。那些憂傷,那些無奈,那些惋惜,那些懷戀,一直籠罩在心里無法散去,簡直就要窒息了。但是,眼淚卻永遠也流落不出,就像是那些傷痛,已經被埋葬得很深很深,想挖掘出來,除非,死。
碰觸到了月蓓的傷痛,怡雪的眼眸也忍不住浮起一絲憂傷,她回頭看了看那個一直停放在自己桌子上已經封住的小箱子,心里也不禁涌起一陣惋惜與無奈,她和月蓓一樣的,深深地嘆了口氣,她輕步走到了桌子前,小心翼翼的拆開那個塵封了小箱子,從一面拿出一把很小很小,很干凈很干凈的小梳子。
“怎么了?”月蓓忽然回過神,回眸看了看在桌子前看小梳子走了神的怡雪。
“啊?”聽到月蓓的聲音,怡雪才回過了神,轉眸看了看月蓓,又回眸看了看手中只有小指頭大小的梳子,無奈地搖了搖頭,將小梳子遞給月蓓,輕聲說:“給你,梳頭的……”
----------------------------------------------------------------------------------------
---------------------------------------------------------------------
----------------------------------------------------
“………”守護者輕輕地結果女孩遞過來的梳子,回眸凝視了這小梳子許久。這大小確實是很合適給守護者,只不過怎么看都是一件精致的玩具梳子。這么說來,是怡雪的玩具嗎?
守護者想到這,抬起頭,看向了女孩。
“怎么了?”女孩的墨紫發隨著風輕輕地飄逸著,像是一縷縷秋風。
“這個小梳子,是有故事的?”守護者提問的聲音化成了風,輕輕地飄蕩在空氣中,卷起了女孩墨紫的長發。女孩沉默了許久,輕輕抬起頭,望向了天:“月蓓真是聰明呢,這確實有故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言論及責任僅代表個人 · 轉載請注明出處

Discuz! X3 系統驅動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河北排列7走势图预测 4码倍投计划表 平特平肖新一代跑馬圖 黑龙江快乐10分计划手机版 下载牛牛游戏 j比赛捕鱼千炮版辅助 重庆时时彩几时开 膨化玉米赚钱不 江西11选5前三组选计划软件 ag真人手机版下载 飞艇中奖诀窍